返回
中医养生_保健常识
分类

可惜我是水瓶座

日期: 2019-11-28 18:44 浏览次数 : 146

        瓶子很少情绪失控,也很少有人能让水瓶情绪失控,如果有就是看的很重的事或人。清晰记得唯一的那次昏厥是扶着徐飘飘去卫生间,她是我的母亲,我喜欢这样称集智慧与才情的她,刹那看到徐飘飘手指乌黑,我头顶轰上一股热血,一直不曾去想也不愿相信,但那刻我清晰地意识到她要走了,我们留不住她了,我顺着墙角滑落,徐飘飘不顾自己慌忙扶我。之后请来中医宽她心的时候,她却念的是给我把把脉,而我,并未想过。看呀,那才是真爱你的人儿呀,满心满眼的都是你,想的念的都是你,直到生命的尽头。

        内心理性的可怕的女子,拥有灿烂笑容掩饰一切的女子,一个荒掷了芳华、委屈了自己的女子。

        听杨千嬅的歌,这样唱:原来在逐点崩溃逐点粉碎,极固执的如我,也会捱不下去。每天扮着幸福始终有些心虚,如何笨到底但到底还是我,谁人待我好待我差太清楚。

        我这样的水瓶女子。

        我微笑,淡淡的微笑,不做任何的解释。

        亲们说,你漫天的肆意行走很是嫉妒,可不知道的是亲们的烟火味我才嫉妒。我也想学烘焙做蛋糕烤面包炸小麻花,精美的餐具煮香香的米面。我想有自己的屋了,张学良与赵四小姐的房子充溢着浪漫的气息,那把把的鸳鸯椅千古传颂了张赵的爱情故事,我想,小三的赵四被人高歌大抵是爱的真挚浓烈长久。我想有自己的屋了,从未离家住的我已是打扰了他和姨太久,我想有自己的屋了,这样就可在一个慵懒的周末,邀好友一起窝,说点悄悄话,我想有自己的屋了,不外出的大多数时光我都是喜欢喵家里的。

        敲打键盘的双手已是冰冷,远方小斯来电说印象中的我:“圆嘟嘟的小脸,只会笑,不会哭,现在还是那样吗?”

        泪流满面。

        她那样的女子。

        我这样的女子…

        “我说童年的我做梦都想见到毛主席,他就陪我怀着崇敬的心走进毛主席纪念堂;我说无限风光在险峰,他就做我的拐杖,打着手电,照我登上华山之巅;我想学摄影,他就送我照相机;我喜欢弹琴,他就不辞辛苦的买回电子琴;我爱穿时装,他每次外出,都给我买新衣,而且我总是能穿出风度;我热爱文学,他就在我生日送我新书,并题词“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吾妻与我情…”

        许多特定的日子,我会一人走着长长的山路去徐飘飘那里,不愿麻烦别人送我,爷爷说他这把老骨头能给我做伴陪我上山,姑姑说我告诉她她让姑父送我,可我爸提醒我却很少同去,有时我还心想那个旧人他怎么就忘得干净了呢,直到我看到徐飘飘的《蓦然回首》:

        究竟我还是我,不喜复杂算计,岁月的沉淀让我的灵魂刻下几个可爱的人儿,曾茫然奔走在黑洞的夜,没有一丝光亮,是那几双手拽我朝着向日葵的方向。

        原来是如此,你们看,多么傻!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这样的我们依旧向往爱情,可却是被动的;依旧相信爱情,可似乎都是别人家的爱情故事。渴望而恐惧的眼,期待而不安的心,念着若有人先疼你入骨,定好好珍惜。也许我们在怕,在怕谁先认真谁就输了,又或许畏惧付出后没人在乎,或者说其实我们本能的在抗拒,我们终究成了玻璃心还是刀枪不入?原来,我们,不愿碰触,那么害怕开始,因此戛然而止,依然各自行走于各自的轨迹,谁都出不去,谁都进不来,那么又如何念想谁来温暖谁,理解谁?

     

        是吗?从未依赖过谁也没有谁可以被依赖,生活的沉重习惯了独自承受。我说似乎独处久了缺乏爱的信仰,夏说我绝对没有失去爱的能力。已然如此,享受现在,享受人生的每一个阶段。

        经历了些许事情而逐渐褪去当年的稚嫩变得内心强大,浅笑彷徨。就像辉姑娘说的:“爱错了是经验值,爱对了是附加值”。可谁不想永远是那个长不大的丫头呢,错了那是得有多折磨,那般狠狠戳心的恶行,我只能不去忌恨但无法原谅,兴许是上世相欠这辈偿还。坏的经历更是分清了人性的丑恶,拔苗似的成长。我很坦荡,亦很心安,已没什么可去畏惧。荼靡的那几季岁月,唯有毛茸茸能让我感受到丝丝快乐,我带着对徐飘飘的那份眷恋很认真的爱着,本不情愿你与我一样缺失那份陪伴,其实我是多想晚睡前给你讲格林童话,教你ABC,打扮你成花仙子,带你的日子累并快乐着,不能随你成长是我的憾,我在等你长大。满心满眼的都是你,想的念的都是你,直到生命的尽头。

        我这样的女子。

        某日我对夏说我的性格里缺少黏人的特质,夏发来了这样一段话:“有独处的能力,才有爱的能力,只有那些有能力独处的人,才有能力去爱、去分享、去走入另一人内心的最深处——而不会出现急着占有对方、不会变成依赖对方、不会将对方限制成一个静物,也不会像着魔般地需要对方。两人于是允许彼此绝对的自由,因为知道即使对方离开了,自己还是可以一样的快乐。自己的快乐是不会被对方剥夺,因为快乐不是对方给了才有的。”

        我这样的女子。

图片 1

        泪流满面。

        倘若现世安好,谁又愿颠沛流离?

        我才是知道原来不善言谈的他也有笨拙的爱的方式。我就想起了徐飘飘身体坏了的时候,他们两个不愿影响在外求学的我和雪丫,硬是他独自照顾了徐飘飘大半年,这就是他们爱我们的方式,瞬间想起了“大蛋”这个称呼,很久没有这样叫过他了,是徐飘飘和我和雪丫之前调皮称呼他的,想如今再这样叫起已是不恰了。